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关注
《佛山日报》刊登:《逐城而居高铁工人的“家园梦”》
2013-07-31 00:00:00 作者:党群部    点击:4386 次

7月26日,《佛山日报》刊登,我司承建的贵广铁路项目,工人逐梦筑梦的故事,以下是全文:

链接:

 

逐城而居高铁工人的“家园梦”
自称城市的“过路人” ,只为让孩子上学让家人过得好
 
  高温下作业的工人不得不用水降温。
  6月20日,工人顶着烈日高温,在离地数十米的高空中作业。
  在南海西部丹灶镇和三水区接壤的地方,每天都有一群皮肤黝黑、乡音各异的工人在贵广铁路线上作业。为家计所迫,很多人毅然走出农村,当起了高铁工人。

  正是这些人,他们分布在高铁沿线的各个城市,年复一年,让天堑变通途。当有一天高铁终将延伸到每个城市,这些人便会悄然 “退役”。他们2008年因为贵广铁路来到佛山,自称为城市的“过路人”,当全国都在编织中国梦之际,他们也有渺小但不卑微的“家园梦”。

  文/佛山日报记者李静

  图/佛山日报记者周敏

  不想走 也没地方去

  下午6时,太阳已西斜,然而贵广铁路丹灶段的工地上依然酷热难当。即便站在45米的高空,也仍没有一丝凉风,阳光依然执着地炙烤着土地。

  记者跟着铁路工人黎金文登上第79号墩,因为恐高症双腿颤颤巍巍,不得不紧紧抓住楼梯扶手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却仍有17个工人正戴着安全帽埋头工作。汗水从帽子里钻出来,滴在钢筋上,然后迅速蒸发。

  为了防晒,即使酷热难耐,工人们仍身着长裤、长衣,但暴露在阳光下的双手、脸颊仍被晒得黑里透红。

  “早上6时上班,11时下班;下午3时上班,7时下班。”项目负责人林楚藩说,为了避开高温时间段,工程队不得不调整工作时间。

  林楚潘告诉记者,8年前,他也曾是一名一线施工人员,拥有大学学历的他经过几年奋斗,终于成为一名基层管理者。

  “皮肤晒伤,腰痛都正常。”谈到铁路工人的“职业病”,林楚藩语气中仍带有几分无奈,他说,每个月平均七千块左右的人工报酬,对从农村走出来的工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,即使条件再恶劣,也很少有人主动离开。

  “没地方去,也不知道走了能做什么。”今年已59岁的江门籍工人郑活儒,早年加入了“架子队”(铁路工人对施工队的总称)。如今,一晃眼39年过去了,曾经年少力强的小郑,现在成了架子队里年龄最大的老郑,这些年养成的最大本事就是修铁路。

  “总有人吃苦,然后才有人能享受。”站在45米高的桥墩上,林楚藩带着憨厚的笑容说。

  铁路走到哪就跟到哪

  贵广高铁佛山段39公里左右,总共有140多个桥墩,经过27个村庄,丹灶境内的线路设置均为高架桥梁。据了解,贵广铁路的基建主要由中交四航局负责,该公司在佛山境内共有1400多名一线施工人员。

  “过路人”是绝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定位,在他们的记忆里,自己是随着架子队在铁路沿线辗转的铁路工人。贵广铁路沿线经过贵阳、桂林、佛山、肇庆、广州等7个主要城市,按照规划,平均两年架子队就会有一次“大迁徙”。

  “铁路走到哪里,我就跟到哪里。”郑活儒说,年复一年,他跟着中国铁路建设的架子队走南闯北。生活就如黑夜里的铁路那般,黑暗中只看得见轮廓,却看不清尽头。

  “在佛山住的时间最长,从三水到丹灶,预计明年年底才能完工。”黎金文说,受此前温州动车事故的影响,高铁建设速度曾被放缓,在佛山的时间超过四年。中交四航局为工人在铁路工地附近的村子里租了房,或者在高架桥下搭建板房,并安装了空调。

  如今正值暑假,不时会有职工把孩子从老家接到佛山团聚,他们会带着孩子到“大超市”购物,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他们才会和城中心产生交集。

  打好一份工 想让家人幸福

  时间来到傍晚7时,站在68米高的高架桥墩上,看着夕阳慢慢没入地平线,天空刹那间洒满了玫瑰色的余晖,天上的云、地上的村庄都变了颜色。周围只剩下贵广铁路线上的塔吊机来回作业的嘎吱声,远处桥墩上的工人渺小得只剩下移动的身影。

  工人们随即打开夜灯继续作业,自然的美景他们早已司空见惯。朝晖夕光,仅是上班、下班的时间节点。

  “我!梦想?”今年38岁的李奎从食堂吃完晚饭出来,准备上桥墩加班,手里却拿着吃了一半的馒头舍不得扔,“两个孩子有钱上学,读书人体面,将来不要像我这样,辛苦!”  

  此外,在架子队里,除了一线施工人员,还有部分管理人员,这些人大多大学本科毕业,来自同济大学、武汉大学、天津大学,经过校园招聘走进高铁建设团队。“这里没有复杂的职场,我的梦想是打好一份工。”黎金文开心地说,现在他和一个丹灶本地女孩结了婚。

  “只要家人比我好就嘚!”郑活儒用带着广东腔的普通话笑着说,修了39年铁路的他,却没有一次是在家门口作业,他还有一个小小的私心,“希望国家再规划一条高铁,最好经过江门,我想回家修路!”

  一瓶白酒、几包花生米、几桌扑克牌局,入夜后工人们渐渐从工地回到了宿舍。工地条件艰苦也没有娱乐设施,长时间以来每个工人都习得了极好的酒量,醉了,睡了。第二天,太阳升起时,他们又成了高架桥墩上的一点“黑影”,周而复始。

 

备案号:粤ICP备05142109号      联系站长     
四航二 Copyright ©right 2006-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.
地址:中国广东广州市前进路163号 电话(TEL):020-28031626 传真(FAX):020-84451312